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日常碎片

2013年01月01日 11:32:36    作者:N/A
  2007.1.8青岛常往
  青岛虽常往,可中山路却久违了。这里是我年少时烙印下视觉“城市”审美的地方。
  得幸于中山路上海鸥女士的研究院所在,便致使了这前日的欣赏。我称为欣赏,是因青岛是美丽的,而中山路是这美的眼神。平日大多来青岛,行色匆匆的人事敷衍与千篇一律的酒店生活都不怎味道青岛的感觉。记得初次到青岛是在1979年,那是我对事物观察敏锐的成长时期,一个在之前从未离过出生地的少年,新奇而紧张、严肃而活泼的跟随父亲来到了这个原只在烟标和肥皂盒上见过的邻城,那是第一次亲临“城市”这个名词,尽管自己来自的地方也叫做城市,但被教育过的童心默认了“城市”与“社会主义街道”的同释。去了水族馆与中山公园和栈桥。其实父亲忽视了我隐秘的早熟,捎带着去中山路买点心的一程,却在我维特少年的感怀中留下了永恒的记忆,一个对青岛城的唯美印记。教堂、电车轨、老字号、起落的街道、名人的故园、灰色的洋行、油纸伞、深绿的邮筒,阴郁的天空,长方体的面包,有意味的组合似乎瞬间触近了某种失忆的温情,一种城市里模糊的内容与缱绻,一种可以等候倾听的来来往往,一种令羞涩少年对成人生活的浪漫遐想,一种在老电影里对资产阶级情调的精神偷窥,在视觉的活泼与渴望下对应了我年少的青春暧昧和食色想象。这就是我城市的初恋。现在想来,其实那里面有许多超现实的情感虚构,不过是殖民文化的风月样式对一个少年的诱惑。是我青春期“利比多”式的城市画框。这情结1986年在上海再度延伸,那时石库门是我对城市的视知觉接触。
  这种可以想象和漫步的城市图式,告诉我们青岛是一个散文的城市,虽然如今他在努力地塑变着现代都市的构成崇拜,然而你走入他的内心,仍还是可以得到许多抒情和怀旧。中山路周围仍保持着我初恋时的轮廓,只是1979年的冷清悠闲已经填充为喧闹的卖场,尘封的忧郁被汽车与花儿乐队的分贝抛弃了。我突然发现印象中宽敞的街道变得如此狭窄,而我记忆中的那些老建筑也好像缩水了,莫不是历史浓缩了诗意的景观,然则必须感谢这般浓缩,因于此,才使他更显出审美的价值来。深秋的银杏,似没落的丰实,静谧地飘落着凋零的风情。
  我顺着鱼山路梁实秋的“流连不忍”,在这个城市中寻视我的青岛,我的青岛是我的城市之恋。我的城市是一种游目于弯弯曲曲的情景。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云去空山青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烟含山作影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38239359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2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