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世界第一艺术市场 谁应该高兴 -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分享到:

中国成世界第一艺术市场 谁应该高兴

2012年06月12日 17:13:28               点击率:1930


  去年被拍出2.2 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近来成了舆论热点

 
全国最大的民间工艺品集散地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


有人说齐白石印章被低估,其实只是印章涨幅相对较小而已

  2012年春天,我们听到了几个消息。第一,是国际权威艺术品信息公司Artprice统计表明,2010年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艺术品市场;第二,一些艺术机构纷纷发布2011年中国收藏界十大事件、十大新闻,虽然各个版本有所不同,但有关诚信问题和赝品造假事件基本上都占了一半以上;第三,齐白石、张大千作品2011年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总额,超越了毕加索,全球领先;第四,海外回流的中国艺术品成为一大热点,不但中国商人爆满海外的中国艺术品交易会、拍卖会,各大拍卖公司也纷纷亮出全球征集的招牌。

  几则消息单独看,各有侧重点,有喜有忧,但放在一起看,则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媒体解读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古董艺术品市场时,态度各不相同。最较真的媒体,先周详调查人家法国人的统计口径,认为人家的统计数据严重不实,最后试图推翻人家的论点。

  但撇开具体的统计方法问题,单看我们的市场,单看我们每个人都能直接体会的数据10年前,1万元是低端收藏的起步线,10年后的今天,10万元起步也只能算低端收藏了。市场有多热,可见一斑。

  市场火热本来是预料中的事,根据国际惯例,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时,艺术品消费有所萌动,达到3000美元以后,艺术品市场快速增长,至8000美元时,则进入高潮,达到1万美元以后,则进入系统的艺术品收藏阶段。而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了4000美元,对应的,进入了艺术品消费的快速增长阶段。但与快速增长相伴而生的,却是赝品、造假、诚信问题浓云密布。

  一个凳子:口水足以淹没所有价值

  别的不说,光一件汉代玉凳事件,便足以说明目前的市场有多乱。

  首先是外围组织攻势,直指玉凳造假、天价虚火。先由专家指出汉代无凳子,哪来玉凳?同时爆出拍卖公司拍出2个多亿后,玉凳并没有真正成交。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造假骗局。

  其次,故宫(微博)的玉器鉴定家周南泉被推上风口浪尖,一件假玉凳为何能被鉴定为真?配合前一阵的“故宫十重门”,人们更加坚信,这是一场骗局,典型的中国式拍卖、中国式造假。

  然后,周南泉出面接受访问,坚称自己所言无虚,并再次为自己的鉴定摆出具体方法。

  接着,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的主任站出来表示玉凳无伪,汉代之前就有凳子,并称跳出来说赝品者别有用心。

  同时,一篇三星堆文物中已有凳子的学术文章出世,撰文者和三星堆相关文物持有者皆为民间藏家。

  话音未落,又有媒体爆出江苏邳州玉商承认天价玉凳为其组装。

  在媒体追问下,该商人又矢口否认,几经追问,玉商和当地玉器协会很快闭嘴,但邳州一夜间“红遍”收藏界。

  央视315打假节目也关注了此事,但调查仅罗列了相关人士的口水,并无结论。

  有家地方电视媒体要请该事件当事人做节目,询问我的看法。我说,节目但做无妨,但,可以看到的结局是,口水仗已经毫无意义,你们谁都不可能揭开事实真相,如果任凭媒体全力介入都无法揭开事实真相的话,那么媒体上报道的所有这一切,都只能是白白浪费了社会资源。

  一切都是口水,喷来喷去,价值索然。

  你说,汉代无凳子,我说有,但两种说法都无法直接证明该玉凳的真伪。

  你说,邳州有人组装了这件玉凳,可当事人马上又否认了,也许是确有其事,但又无法给出直接证据。也许是当事人被人警告便封口了,也许是当事人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而乱说,事后被行业警告,总之,这一说法也只是说法而已,如果上法庭,还需要相关物证。

  你说,赝品满天飞,给行业诚信带来灭顶之灾;而换个人却说,就是因为大家认为赝品满天飞,导致真文物蒙混出关,流到海外,现在潘家园每天都有集装箱发往国外,我们打的就是一场文物保卫战。

  你说,鉴定专家信不过,可人家专家敢直面全社会拍胸脯,这样拍胸脯的专家有几个?更有深究者认为,打压这些专家,是为了树立另一些专家的权威,玉凳事件,就是话语权的抢夺战。徐邦达今春去世,标志着中国最有权威的老一代文物鉴定专家已全部逝去,今后,谁说话都没有绝对的一言九鼎的权威,因此在市场上,便留下了巨大的话语权空白,有世界第一市场这样巨大的利益在,谁不想抢夺话语权?谁都会不择手段。

  因此,玉凳事件陷入口水仗而不能自拔,对于广大收藏者来说,便是艺术品市场面临危险的明证。

  预测艺术品走势:比股评容易多了

  1997年,笔者有幸成为上海第一代综合性日报证券版的编辑,对于中国股市察言观色,深深领会了作为资本市场的巨大诱惑和危险。如今,再看艺术品市场,发现比股市容易预测多了。

  因为艺术品市场吞吐量太小,虽然如今做了世界第一,一年的交易量也不过千亿。同时,艺术品交易过程太长,手续费太高,不像股市,键盘上按几下,只需几秒钟,一次交易就完成了,而且,来去手续费占总额的百分之十以上,要是股市敢收这么高的手续费、税费,早就崩盘了。

  因此,股评家不好做,笔者认识的一位早期股评家,写文章都不直接预测股市涨跌,谈的都是哲理。而关于艺术品的市场评论相对就容易多了,市场资金的流动方向较为明确,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发生突变,因此,资深人士往往对于市场起落胸有成竹;同时,在发达地区操作过艺术品的,来到欠发达地区,对于艺术品的走势规律,可能看得更清楚。

  但是,股市与艺术品市场同样是由资金堆积而成的,难免有共通性。比如反向指标。

  反向指标:他说值得买你就抛

  我有个朋友,根据多年的交往,发觉他是我们人生的反向指标。某件事,如果他说值得做,肯定不必去做了,因为做了肯定失败;某个股票,如果他看好,肯定要跌;某个女孩,他说挺合适你,那就不必去追了;某个单位,他说不好,那你最好赶紧跳槽过去。反正,该朋友作为反向指标,屡屡被事实验证了高度的准确性。当然,我不敢把这一长年观察的结果告诉他,怕影响他以后的判断,影响他作为反向指标的准确性。

  股市里当然有反向指标,比如某个股票放出天量暴涨,意味着行情到头;某个股票人人都在关注,意味着其关注价值的丧失;某个股票大家都知道有问题,同时伴随一路暴跌,那就意味着未来会一路暴涨回去;市场上最大的利空兑现,往往意味着大级别反弹的开始。这是个少数人赚多数人钱的市场,当然要利用反向思维。

  艺术品市场未必会如同股市般博弈,但反向指标也同样存在。比如“艺术品标配”。

  “艺术品标配”:最明显的反向指标

  笔者在去年秋拍前之所以提出“艺术品标配”这个概念,是因为一段时间以来,各大拍卖公司在介绍拍品时,一个个都生怕漏了某些名字,比如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黄宾虹等近现代书画十大家,每个拍卖会,这十大家都会被重点介绍。

  这个时候,就意味着十大家的资源已经被过度挖掘,每个拍卖公司都争抢十大家,那么十大家的价格就会被过分高估,不然拍卖公司可能就拿不到货。被过分高估的价格要得到藏家的认可才行,一旦资金有所有犹豫,或者对高估的价格不能认同,就会发生流拍,市场就会发生回落。

  笔者提出“艺术品标配”这一概念时认为,艺术品一旦有了“标配”,表明大家的看法高度一致,其结果,便是市场容易发生拐点。这一点,事后果然得到了印证。

  海外回流:是否在哄抢中被高估

  同样的反向指标也存在于“海外回流”,如果各大拍卖公司都到海外征集,艺术品是有限的,大家都抢的结果只有一个,原本价格空间较大的海外回流艺术品,将被各大公司互相哄抬叫高估价,一旦市场发现海外回流艺术品的价格其实并不那么实惠,很可能就会发生拐点。

  今春拍卖必须密切关注海外回流艺术品的估价是否预留了足够的吸引人的空间,其次,必须观察藏家对于海外回流品的认可度发生的变化。

  最大的反向指标来自于国际上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看法,一旦国际上都认为中国市场呈爆发式增长,都想来抢钱,而国内市场的资金不能持续跟上,或者收藏理念未及跟上,再加上赝品问题毫无好转迹象,那么未来很可能就发生外围投资高涨与接盘资金迟疑的背反现象。

  比如,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就是国际商家看好了中国市场对于当代艺术的需求而开办的,但几年来都无法盈利,只好勉强维持,如今更面临无法支撑的窘境。

  价值洼地:是因为别的涨太快

  市场的问题还发生在对于价格的认知上。10年前,1万元可以买到一幅像样的教授级的写实油画,可以买到景德镇排名第一的大师王锡良的一个瓶子,可以买到一平方尺最高级海派艺术大师的国画作品,可以买到一把二线国家级紫砂大师做的紫砂壶,而今,统统翻了10倍不止。东西还是那些东西,其内在价值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参与者的数量和对于未来的集体预期。

  10年来涨幅最大的板块集中在当代艺术、现当代书画以及个别工艺美术品上面,它们的涨幅普遍在10多倍,有的达到了上百倍。

  而今,你再也找不到值得介入的艺术品洼地。即使有个别属于洼地,也是因为其他相关的门类涨得太高。比如有人说齐白石印章被低估,并不是说它多年来没有涨过,而是因为齐白石书画炒得太高,印章涨幅相对较小而已。未来,齐白石印章要么同样被快速爆炒,要么随着齐白石书画价格的回落而被带动往下。对于普通收藏者而言,这样的艺术品,已经无法以正常的心态介入。

  年轻艺术家:天价发行的创业板

  有人说年轻艺术家的价格低,未来空间大,等于创业板。

  其实,能到市场上来销售的年轻艺术家作品,都不便宜,就像我们股市里的创业板,发行价往往就是历史天价。如今,单幅作品价格低于一万元的年轻艺术家已羞于见人,年轻艺术家基本上都是横空出世,高举高打,市场上,创造了百万元天价的年轻艺术家已经并不罕见,普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也往往在数万至十多万元一幅。这个价格基本上透支了未来很长时间内的升值空间,而个别高举高打的年轻艺术家,更是只有长期下跌的份了,高开低走,这是炒家的商业伎俩。

  收藏此类年轻艺术家其实风险最大,因为收藏者连其学术价值都无从判断,更无法判断年轻艺术家的艺术水平未来是否还能不断提高。万一该艺术家将来水平无法提高,或者干脆不画了,那藏家就欲哭无泪了。有人会说,你这是耸人听闻,可纵观多年前的全国美展获奖者名单,如今还在画坛驰骋的有几人?拿高价去搏年轻艺术家的明天,无异于一场耗时漫长的赌博。

  世界第一:有几种人高兴

  反向指标出现,赝品不但满天飞,而且陷入口水无法自拔,10年间艺术品早已涨了10倍不止,年轻艺术家等于高价创业板,那么,这个市场还值得介入吗?

  如果我们还有理性,应该能得出结论,收藏者介入的黄金时间早就过了。

  不过,世界第一的消息还是有人听了高兴,是谁高兴?首先是那些市场从业人员高兴,世界第一,意味着交易量激增,销售额会上去,还因为传播的力量,将给予从业者更多的从业机会,比如美术馆的激增。

  其次是艺术家高兴,世人对艺术品的需求会大幅增加,意味着艺术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

  还有中介人员,包括鉴定师、拍卖公司高兴,世界第一,意味着东西过手越来越频繁,收过手费的人当然高兴。

  艺术品投资投机者高兴,世界第一,让艺术品流通加快,价格一路拔高,因此,这几年就是出货的最好时机。

  还有银行、基金业者高兴,世界第一搞得尽人皆知,就能拿这个借口去忽悠更多的资金进来投资,信托、基金、理财产品挂钩谁都可以,艺术品看上去有奔头,热钱就会涌进来,从业者反正收的是过手佣金,他们的使命永远是发现泡沫,把它吹大,直到爆掉,连爆掉都有得挣,中国股票基金亏成这样,基金经理人不是照样大把银子挣着?

  所以,站在不同的立场上,看同样一件事情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如果是收藏爱好者,眼下,还是岸边看看热闹算了。

 

 

来源:东方网

名家专栏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